“江蘇創造”新模式——專訪江蘇省產業技術研究院執行院長劉慶

0



——將研發作為產業來打造,將技術作為商品來推銷——

10

劉慶,長江學者特聘教授,金屬材料工程領域專家,曾先后任丹麥Riso國家實驗室高級研究員(Senior Scientist)、清華大學金屬材料研究所所長、教育部先進材料重點實驗室副主任、重慶大學材料學院院長、重慶大學副校長、重慶自主品牌汽車協同創新中心主任。曾擔任科技部“863”計劃材料領域專家和“973”計劃項目首席科學家,曾參與創辦過北京英納超導技術有限公司等多家高科技公司。

 

本刊記者?原松華

作為外向型經濟大省,江蘇近兩年在大中型工業企業中建立了一些研發機構,比如海瀾之家、好孩子集團等。近日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鳴與江蘇省委書記羅志軍對話,羅志軍在談到江蘇經濟的轉型升級時表示,“十三五”江蘇發展的絕招是創新,特別是江蘇省產業技術研究院,作為江蘇省科技體制機制改革的試驗田,以服務產業轉型升級和引領產業創新發展為主要任務,著力于科學成果向產業技術的轉化環節,為江蘇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產業科技創新中心和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先進制造業基地提供重要支撐。《中國發展觀察》記者近日獨家專訪了江蘇省產業技術研究院執行院長劉慶。
江蘇經濟是中國經濟的一個縮影,中國企業需要轉型升級,如何給這些企業提供原創性技術?技術從哪里來?
劉慶表示,江蘇的經濟總量國內領先,但與發達國家和地區相比,江蘇產業結構仍然處于產業價值鏈條的中低端,迫切需要轉型升級和發展新興產業。近10年來,江蘇通過提升企業創新能力和加大成果轉化力度,從技術到產品的轉化環節相對比較暢通。但從科學到技術的轉化這個環節,高校院所不愿做,企業又做不了,因此成為一個薄弱環節和瓶頸制約。為此,江蘇省委、省政府決定成立江蘇省產業技術研究院(簡稱產研院),旨在通過體制機制的創新,著力于科學到技術的轉化,通過新的機制從全球范圍引進創新成果和人才集聚江蘇,通過研究院的平臺轉化成江蘇企業能夠用的技術,打通從“科技強”到“產業強”的通道,以此來推動產業轉型升級和高端化發展。

中國企業,特別是中小型企業面臨的主要問題是原創關鍵技術的供給

中國發展觀察:現在經濟處于下行趨勢,企業經營困難很多,您參與創辦過一些公司又長期研究企業發展問題,您認為,目前我國科技創新或產業面臨的主要問題是什么?
劉慶:中國的經濟改革30年來發展很快,但目前能源資源受到限制,因此需要高質量的經濟發展,特別是江蘇從鄉鎮經濟的發展到外向型經濟,比如蘇州新加坡工業園今后的發展,再簡單地靠量的擴張、大規模的產業生產已經不現實了,需要更高質量的產業來支撐。要有高質量的產業支撐,就不能像過去簡單地引進惠普、富士康的生產線,而需要真正有原創技術、附加值高的產業,才能真正維持經濟的正常發展。深化產業結構調整也是習總書記給江蘇提出的一個明確任務,就是江蘇要以創新驅動實現產業轉型升級和結構調整。
從宏觀層面看,中國經濟發展主要依靠大量的資本投入,加上廉價的勞動力和廣闊的市場,前兩者促進了出口。但是真正靠我們自己的原創技術來提升產業的發展并不多。比如我們國家的鋁合金材料產業,這是我比較熟悉的。由于過去20年來大的引進和投入,我們的生產裝備已經是世界上最先進的,但是仍然生產不出滿足國際最先進客機需要的鋁合金材料,我國的919客機要下線了,但據我所知,采用國產鋁合金的比例還非常小。我國彩電行業過去引進CRT,后來引進液晶生產線,但液晶面板的核心技術、裝備仍掌握在國外。我們調研的南京高速齒輪廠生產的齒輪供應了全世界很多地區的風能發電,他們主要的齒輪機加工裝備還都是從德國等先進國家引進,高端齒輪制造所需的鋼也還需要靠進口。雖然企業有自己的齒輪設計加工技術,但核心的裝備、關鍵的原材料都需要進口。可以想見企業的利潤和質量都不會太高,這就是中國企業的現狀。
全世界都一樣,一方面是通過大學、科研院所的研究轉化到企業,另一方面是大的跨國企業做技術研發。這兩方面在中國也都遇到了相應的問題。首先看我們的大學,大學數量得到比較大的提升,強調基礎研究、寫論文,重視從國家政府爭取縱向項目經費,比較典型的是教師從企業獲得100萬的合同科研與從政府爭取到100萬的科研項目,在學校評價業績時是不一樣的。從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或科技部拿到100萬的項目就代表高水平,這樣的評價機制和思維誤區,致使大學教師普遍不愿意從事直接解決企業技術難題的項目研究,也就不能承擔為企業提供科研成果的任務,科研工作與企業脫節,這是一個現實的問題。
我國原來在各行各業都建有為行業提供共性關鍵技術的研發機構,比如化工、冶金、機械等行業研究院所。2000年實施的科研機構轉制為企業使其獲得了市場機制的發展活力,但簡單的經濟指標考核使絕大多數轉制院所將發展重心從過去的“技術研發”逐漸向“產品生產”轉移,過去的技術服務對象(行業企業)成為了競爭對手,導致廣大的中小企業失去了技術來源和支撐。
雖然有一些轉制院所發展不錯,有的還成為市值幾十億的上市公司,但更多的時候,轉制院所由于缺乏大規模生產、管理和市場推廣能力,其實不如將其開發出的技術以市場方式轉讓給具有生產、管理和市場能力的大型生產企業,可能創造更多的幾百、上千億的價值。因此,這批科研院所直接走向市場,基本不再出售技術,等于為整個國家的貢獻少了。所以,中國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目前面臨的一個主要問題是原創關鍵技術的供給。

江蘇產研院將成為吸引全球資源的強磁場

中國發展觀察:江蘇省產業技術研究院被定位為江蘇省科技體制機制改革的“試驗田”,它既是事業單位,又需要市場化運作,如何創新吸引人才?
劉慶:我們有幾方面的創新:第一,研究院是江蘇省直屬的事業法人,但是在理事會領導下,理事會是由政府的一部分領導與企業、高校的領導構成,理事長由科技部黨組成員、副部長徐南平(原江蘇省副省長)兼任,實行理事會領導下的院長負責制。第二,研究院和研究所是加盟的關系,不是上下級的行政管理關系,研究所都是各自獨立法人,可以是事業法人、也可以是企業法人(研發公司),可以是公辦的或民營的,也可以是合資的,機制靈活。江蘇本地有200-300家這樣的研發機構,研究院第一批選了20多家加盟。
專業研究所實行“一所兩制”,同時擁有在高校院所運行機制下開展高水平創新研究的研究人員和獨立法人實體聘用的專職從事二次開發的研究人員,兩類人員實行兩種管理體制。“一所兩制”舉措的實施,特別是獨立法人實體的建設,充分調動了地方和企業的積極性,大大促進了高校院所研究人員創新成果向市場轉化,同時也對高校院所體制機制改革,特別是教師評價考核機制的改革起到了積極的促進作用。
研究院對研究所主要考核的是創造了多少有價值的技術被企業接受,這也是一個新的評價機制,叫合同科研,突破以往財政對研究所的支持方式,不再按人員編制和項目分配財政經費,而是根據研究所服務企業的科研績效決定支持經費,從而發揮市場在創新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克服了轉制院所技術不轉讓、無法帶動企業和產業發展的弊端。

11
江蘇省產研院要求各專業研究所實施“股權激勵”機制,作為獨立法人的專業研究所擁有科技成果的所有權和處置權,鼓勵研究所讓科技人員通過股權收益、期權確定等方式更多地享有技術升值的收益,實現研發人員創新勞動同其利益收入的對接。我老家是四川,是天府之國,我總在想為什么小時候卻吃不飽?鄧小平創新了機制,將土地承包給農民,第一年我們就可以吃飽了,第二年就有肉吃了,第三年就可以吃瘦肉、水果了,因此機制創新是源泉。習總書記來江蘇省產業技術研究院視察時提出了科技創新的四個對接,研發人員創新勞動同其利益收入對接就是習總書記第一次在江蘇提出的,也是對江蘇科技創新工作的一個肯定。
江蘇省產研院還以“項目經理”制實現重大科技項目組織實施模式的創新。圍繞產業需求,以市場化方式和國際化視野,全球招聘專業化領軍人才,組織實施集成創新項目。賦予項目經理組織研發團隊、提出研發課題、決定經費分配的權力,集中資源,著力攻克重大關鍵技術。
江蘇省產研院成立兩年來,已成立了23家不同領域的研究所。有這個平臺的存在,一些創新制度成果都愿意到此來積聚,比如建立了汽車、激光領域的專業園區,集聚了成果與人才,地方政府也愿意給予支持。比如省產研院的先進汽車研究所,是清華大學在蘇州當地政府支持下建立起來的,已經通過集聚創新成果和人才開展汽車領域的產業技術開發,衍生孵化了40多家高科技企業,2015年產值超過20個億,今年還可能翻番。它吸引了全球包括日本、歐洲、美國等國家和地區的人才和成果。
研究院還通過項目經理制在全球范圍開展創新人才和技術的引進。項目經理薛九枝博士,在廣泛開展產業調研的基礎上,引進了全球智能液晶產業技術創新頂尖團隊,組建了包括歐洲科學院院士、現代液晶顯示技術的原始發明人Martin Schadt博士、美國科學院院士Noel Clark教授、美國工程院院士Nick Abbott教授、美國肯特州立大學液晶所前所長John West教授等學術界和產業界國際知名專家在內的項目團隊。近日,省產研院、常熟市政府、薛九枝團隊三方已正式簽署了共建協議,由常熟市五年出資兩億元人民幣建設智能液晶技術研究所,打造國際一流的智能液晶產業技術研發機構。
我們的理想是讓研究院的每一個研究所都擁有一流的硬件平臺、一流的隊伍和創新的機制。與建設一流的硬件平臺相比,有一流的隊伍還是有相當的難度。創新的機制主要體現在建立一個開放、共享、激勵的機制來吸引人才。如果麻省理工學院的一個教授有一個創新成果在考慮到中國來實施產業技術研發和推廣,他能第一個就考慮要到江蘇省產業技術研究院來合作,這是我們建設專業研究所的理想。
研究院的專業研究所為原創的基礎研究成果的進一步開發提供了經費、平臺,研究人員可以快速在這個研究所硬件平臺上進行研發。我在國外實驗室工作過,成熟的技術成果不可能帶回來,因為有知識產權的限制,真正想回來創業的海外人士帶回來的技術成果多半是不成熟的,但硬件平臺可以把技術成果變成熟。

比如,一個項目研發需要500萬元,假如沒有研究所的平臺,加上平臺成本可能就需要1000萬元。我們已有的研究平臺和合作研究人員為吸引海外大量的華人或者外國人來中國創新創業創造了條件,可以幫助海外人士迅速對接我們的產業,并幫助他們根據中國產業的需要做研發。所以,江蘇省委書記羅志軍提出江蘇省產業技術研究院應該成為吸引全球創新資源的強磁場。我們每個研究所都會成為這個領域的創新資源集聚地,我們和澳大利亞莫納什大學、新加坡國立大學和香港城市大學都建立了戰略合作關系,和斯坦福大學、多倫多大學、伯克利大學等正在建立合作關系。“十三五”期間,我們計劃在全球建立10個以上的窗口來吸引全球的創新資源。

正在探索“將研發作為產業來打造,將技術作為商品來推銷”的新模式

中國發展觀察:有自身創新機制,又能吸引到全球資源,您認為下一步研究院發展遇到的挑戰是什么?如何做好?
劉慶:下一步面臨新的挑戰還是國際化。真正的創新資源,不管在哪個領域我們都不得不承認,美國、歐洲、日本、以色列等比我們先進,我們的鋼鐵生產量全球第一,鋁合金生產量全球第一,但是大飛機卻不能以我國的鋁合金做支撐,所以要做到國際化。如何集聚全球的創新資源是我們今年的工作重點,要采取以下幾個方面的措施:其一,建立更多的平臺,帶我們的隊伍“走出去”集聚更多的資源,和更多的高校建立戰略合作關系等,多種方式全方位邁向國際化。其二,市場化。作為事業法人,政府給了我們很寬松的制度,比如研究院通過市場化招聘人才來建立管理運營隊伍。我們最近在江蘇省委省政府的領導下,正在積極探索將“研發”作為產業來打造、將“技術”作為商品來推銷的新模式,大力推動關鍵技術的研發和轉化。在深化踐行“四項改革”舉措的基礎上,以更加市場化的手段推進產業技術研發和轉化,探索公益法人、省產研院有限公司和研發投資基金“三位一體”的新型研發機構建設與運行機制。成立省產研院有限公司,只專注于推進產業技術的研發,不直接從事產品的生產。這樣一是有利于省產研院加快探索技術研發的市場化機制,建立將“研發”作為產業、將“技術”作為商品的發展模式。二是作為吸引各類創新資源的“強磁場”,引進國際一流創新成果和人才是江蘇省產研院的迫切需要。成立省產研院有限公司,有利于高效便捷地設立海外平臺,更快更好地集聚海外創新資源。三是有利于加強總院與專業研究所的聯系和協調。省產研院有限公司通過投資參股已有研究所或投資共同建設新研究所,可通過資本紐帶加強與優質研究所之間的聯系,有利于產業技術研發在省級層面的總體規劃和資源整合。四是有利于以專業研究所為核心、以“技術研發+專業孵化”為路徑,培育具有自主核心技術的企業和專業園區。五是有利于省產研院通過基金等引導手段,培育企業、推進產業落地生根。

評論被關閉。

彩票湖南快乐十分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