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尋企業全球化之道

0



本刊記者?杜悅英

十幾年前,思科公司CEO約翰·錢伯斯(John Chambers)到訪一家中國企業,在特意考察了衛生間和員工食堂后,他對這家企業的高管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看來你們是很有競爭力的”。
這家企業,就是華為。這個故事,也被研究者賦予了“所謂企業全球化,應該是全方位的競爭,包括內部管理的細節競爭”之深意。多年之后,上海政法學院教授、《下一個倒下的會不會是華為》一書作者田濤回顧這段往事時頗有感慨;而今天的華為,也已淬煉成中國企業全球化的成功實踐者。
在中國企業的全球化道路上,華為不是“一個人在戰斗”。數據顯示,從去年開始,中國的對外投資金額已經超過外國對中國的投資額,“改革開放30多年來,中國的產品遍布全世界,現在中國的資本也要遍布全世界。這個趨勢,我認為會越來越明顯”,在近日由北京新世紀跨國公司研究所、吉利公司、三亞學院聯合主辦的“全球公司中國論壇——全球公司理論創新與最佳實踐分享”其中一場討論中,全國工商業聯合會名譽主席黃孟復發言稱,中國企業“走出去”,實施全球化戰略,是發展道路的必然之選。

生逢其時

今天的中國和世界一道,共同演繹著一場深刻的變化,在這個深刻的變化中有機會,也有挑戰。“我們怎么利用機會去迎接挑戰,獲得新的發展?”吉利集團董事長李書福坦言,這個問題曾讓他頗費思量。
中國企業的確到了需要更深入地研究全球化策略的關鍵時期。一是中國企業自身的實力已經具備相應基礎,在體量、資金、產品的先進性等方面已經具備一定實力;二是當前全球化程度日益加深,世界經濟一體化進程仍是主流,中國企業要抓住這一國際結構重構的關鍵期走出去,在國際上贏得一席之地。
“當前,全球經濟格局、全球價值鏈和全球治理體系都在加速重構”,原工信部總工程師朱宏任分析,在這樣的背景中,如何建設與發展全球公司,發揮其在全球經濟中的作用,是時代賦予中國企業的重要命題。
朱宏任說,經濟活動中聯系各個經濟體的鏈條,已經成為全球化顯著的特征,在這樣的全球價值鏈形成過程中,跨國公司參與并主導,且在這一過程中逐漸演變為全球公司。中國等發展中國家參與全球經濟活動的機會增多并獲取貿易投資福利。但是,就全球價值鏈整體來說,我們從中獲取的利益還是比較少,也缺乏更多的話語權。新一代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為我們提供了新機遇,在新的互聯網時代,我們有可能在全球價值鏈中發現更多機會,參與全球價值鏈的運行。
順理成章的是,促進源于中國的全球公司發展至關重要。
北京新世紀跨國公司研究所所長王志樂介紹,在全球公司成為跨國公司發展的新趨勢時,中國企業一走出國門就面臨新的規則,他們需要承擔經濟責任,社會、環境責任和合規責任等全面責任和全球責任,其所面臨的挑戰是非常嚴峻的。
如果中國企業能夠理解、把握全球競爭的新方式、新規則,則有可能實現跨越式發展,創造發展中國家企業成長的新經驗,在做強做大企業的同時促進中國經濟社會的持續健康發展。

關鍵何在

對于全球公司的發展路徑,朱宏任給出幾點提示。他說,首先,全球公司不僅要注重規模和體量,更要從宏觀角度思考發展,長遠規劃布局,在全球范圍內,以分散化、網絡化、綠色化、智能化為標準,有效地配置資源。
二是更加注重完善自身的制度體系,改變過去只從國內、自身考慮問題的出發點,學會依據國際通行的規則規范行為,重視合規經營,與全球優秀的全球公司對標,不斷提升國際化水平。
三是更加注重參與全球規則與標準的制定。
四是更加注重企業核心競爭力,加大科技創新和人才培養投入,營造面向全球的創新平臺,重視高水平互聯網的建設。
五是更加注重包容性增長,讓處于全球價值鏈不同位置上的國家都能夠發揮自身優勢,與更多中小企業共享發展機遇。
國務院參事、全國工商聯原副主席謝伯陽認為,中國企業下一步發展的方向是以中國動力嫁接世界資源,即中國市場和世界資源結合。他強調,資源不僅是物質資源,中國動力嫁接的是國際人才、技術、資本等方方面面的資源。
中國市場經濟研究會會長周為民強調了企業全球化進程中企業家的作用。他說,市場的主體是企業,企業的靈魂是企業家,從這個意義上說,企業家也是市場的靈魂。所謂市場配置資源,實際上是企業家在配置資源。真正具有企業家精神的人往往能夠憑借其獨到的眼光、獨有的知識信息、卓越的想象力和決斷力來發現市場。
浙江大學管理學院院長吳曉波提到,企業在全球化進程中應當積極搶占市場和技術制高點,通過全球扁平化運營增強自身內生能力,融入全球文化,利用全球人才紅利。
美鋁亞太區公司事務副總裁黃志湘則提醒,真正的全球化過程,不僅是當時投資決策的正確,更重要的是投資決策的可持續性。她認為,投資決策一定要通過團隊的本土化實現。管理團隊的本土化實現以后,才能實現公司理念上真正的全球化。理念全球化以后,才能適應當地、為當地所接受,獲得當地的社區經營許可證。對于全球化進程中的企業來說,除了以技術創新為核心的硬實力之外,也要注重積累與各相關利益方的溝通策略等軟實力。
對于中國企業走出去,王志樂提醒,中國企業應當從投資輸入國的觀念轉變為投資輸出國的觀念。

創新商機

不是只有吉利、華為、復星等大企業,才能實現全球化進程。事實證明,中小型OEM企業,也能通過逆向并購等方式,華麗轉身為某個細分產業的全球價值鏈領導者。
OEM企業和其他企業最大的不同,就是OEM企業的價值鏈是不完整的,只有制造環節,處在價值鏈的低端。在全球價值鏈布局上,應該如何擺脫低端?在華南理工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副教授黃嫚麗看來,這是中小企業發展面臨的核心問題。對此,晶華光學公司的辦法是:聚焦細分市場,精準定位。
“充分發揮新興國家的特定優勢,構建企業的特定優勢,提升在細分產業全球價值鏈的影響力,從而成為世界級企業”,黃嫚麗說,對于中小企業,這點尤其重要。
對于精準,須在兩方面著力:第一,不能忽略新的市場,細分市場是一個很好的切入點,尤其對于中小企業來說。其后可以從細分市場導入通用市場,從邊緣市場打入主流市場。發達國家有一些“松動的磚”,中國企業可以敲打它進到這個市場,這塊“松動的磚”就是精準定位。第二,利用國家導向的特定優勢。我們已經從生產要素優勢轉向需求要素,尤其是以市場規模優勢為基礎、以及市場結構優勢為主導的國家特定優勢轉換。
在這一過程中,企業堅持投入創新是非常重要的,這是敲打“松動的磚”的根本。其次,要將要素成本優勢轉變為成本管理能力,用服務體系打入市場。將成本優勢轉變為成本與創新整合的優勢,并不特指一味追求成本降低。最后,將制度優勢轉變為制度能力,對于多重制度要有協調機制。
黃嫚麗認為,全球價值鏈整合,關鍵在于影響力,而不僅是體量的大小。全球公司包含了規模不同、起點不同的企業,關鍵在于其在整個產業全球價值鏈中的核心影響力。
在中國企業全球化進程中,各個企業國際化戰略選擇的路徑和競爭優勢路徑有本質區別,但殊途同歸的是,合規經營是必然之選。
王志樂擔心,當我們的企業還在按照市場經濟初期階段的規則參與競爭時,跨國公司在全球的競爭規則已經改變。他強調,現代全球公司重視責任,包括自覺承擔社會環境責任以及構建合規文化,合規經營對于中國企業全球化意義重大。
對此,李書福的體會是,合規就像是在路上一樣,如果你想開車,既要了解交通規則,還要遵守交通規則,也要提高自己的駕駛水平,這樣才不會發生交通事故,從而達到企業的戰略目標。

評論被關閉。

彩票湖南快乐十分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