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砥礪前行的中國特色大國外交

0



本刊記者 張 倪

剛剛過去的2018年,既是貫徹落實十九大精神的開局之年,也是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更是中國對外交往挑戰重重又成果豐碩的一年。“大國外交”毫無疑問成為2018全年備受關注的關鍵詞。

解碼中國特色大國外交自信與魅力

縱觀2018年,國際格局和力量對比加速演變,中國與外部世界的關系持續、深度調整,世界進入了全球治理體系深刻重塑期。國際形勢最顯著的特點是充滿不確定性, 不穩定性因素增多,單邊霸凌逆流時有顯現,單邊主義與保護主義沖擊著現行國際秩序與規則。

在此背景下,中國外交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拿出了新作為,展現了新氣象。2018年的中國外交亮點主要體現在四大主場外交活動上——4月在海南舉行的博鰲亞洲論壇年會,6月在青島舉行的上海合作組織峰會, 9月在北京舉行的中非合作論壇峰會,11月在上海首次舉行的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

接受《中國發展觀察》采訪的多位專家表示,十八大以來,隨著中國經濟進入新時代,中國的外交事務整體呈現出定位更加清晰、開闊的變化,并展現出了特有的魅力。中國在國際場合發揮的作用日漸重要,越來越受到世人矚目。

國家發改委對外經濟研究所國際貿易和投資研究室主任王海峰指出,十八大以來,中國對外關系總體呈現出繼承與發展的態勢。從繼承的角度看,我國始終堅持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同時尊重國際規則, 強調多邊治理,并積極呼吁在聯合國框架下進行結構性改革。從發展的角度看,我國已經從過去的韜光養晦轉向了如今有所作為的外交策略。其中,“一帶一路”倡議便是有所作為的最鮮明體現。

“有所作為的外交戰略,是新時期我國開展大國外交進程中的增量而非變量,是對全球經濟秩序、政治秩序、國際關系等的有益補充,更多服務于加強發展中國家間的聯系,并不是意在顛覆傳統的國際經濟秩序。”王海峰強調。

十九大報告明確指出,中國特色大國外交就是要推動構建新型國際關系,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中國世界貿易組織研究會副會長、商務部研究院原院長霍建國表示,秉承這樣的原則精神,近年來中國外交展現出了鮮明特色,主要表現為對于操作和駕馭重大外交場合的能力越來越穩重熟練。

霍建國回顧說,中國在處理與美國、歐洲、日本這三對復雜重要的國際關系時,既做到了堅持自身原則立場,又能夠及時把握適應國際局勢變化的新規律,既做到了堅定地推動高水平開放,又做到了靈活調整對外斗爭的政策和策略,在復雜的國際環境下,游刃于大國矛盾之間。面對G7、G20、APEC等機制中存在的復雜矛盾,采取了斗而不破的外交策略,既堅持了原則, 又體現了一定的靈活性。歸根結底,中國作為一個大國,正在以其獨特的文化和智慧展開同以歐美為基礎的舊體制的周旋過程。隨著中國的積極介入和不斷努力,使得如今的中美、中歐、中日等關系,始終保持在競爭與合作間不斷轉化, 并且都在朝更積極的方向轉變。

專家普遍認為,近十年來,我國開展大國外交的基礎進一步夯實, 條件在不斷改善,盡管挑戰和不確定性因素仍在不斷增多,但總體來看,我們可打的牌比過去多了,外交定位和思路更加開闊。未來提供給我們的機遇和舞臺將會更大。

“我們看到,中國在處理與美國的經貿矛盾時,通過不斷總結經驗、適應外部環境變化,既把握住了中美矛盾的本質性問題,又結合我們自身的開放需要,推進了富有成效的高水平開放進程,這正是大國外交的成熟表現。”霍建國如是說。

把握協商合作大方向 推動中美、中歐、中日關系平衡發展

如今的中國,與世界的關系正在發生著微妙的變化。伴隨著中國的和平發展和崛起,全球力量對比正在發生變化,國際秩序、國際治理結構已明顯進入重新平衡和調整階段。

誠然,世界大國外交的博弈重點仍在于經濟利益。2018年,我國外交關系最大變量就是中美貿易摩擦,其不僅在貿易投資,更在國家經濟安全等方面對我國產生了復雜影響。

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研究員陳鳳英指出,作為當今世界大國關系的重中之重, 中美關系的走向的確對全球經濟、全球政治、全球安全都具有非常強的溢出效應。中美問題的根本在于中國綜合國力的快速上升,以及國際社會特別是美國對全球秩序調整的不適應。可以說,中國在處理把握中美關系上,總體是成功的。我們看到,從2018年年底開始,通過積極溝通協商,中美經貿問題出現轉機。我們既看到了中美矛盾的復雜性和長期性,又認識并把握住了特朗普政府的利益驅動性,始終保持斗而不破的原則。

專家普遍認為,今后一個時期,中美間的矛盾起伏還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中美關系會出現階段性緩解,美國等西方發達國家也需要對如今的中國有一個逐漸適應的過程。但從長遠看,中美間的矛盾很難得到徹底解決。

“面對長期性的矛盾,我們不僅要更加注意斗爭的分寸,避免將中美關系推向徹底脫鉤,更要具備與之長期周旋的能力。中國會始終尊重美國作為發達經濟體在全球經貿格局中的核心作用,希望美國在關注自身利益時,也能夠更多兼顧全球利益和責任。”王海峰強調, 全力處理和穩定好中美關系,形成并保持競爭合作的局面,對中國而言非常重要。中美兩國將在互相適應彼此變化的過程中,來改革現有的國際關系、國際經濟秩序、國際政治秩序。今后的世界大國關系格局,不應是中國和美國兩頭獨大, 而應是多國合力、共同繁榮的局面。我們希望看到歐盟、拉美、非洲,包括更多新興大國都能為全球經濟、全球政治和全球安全與和平貢獻各自的力量。

歐盟也是世界大國當中的重要力量。盡管它不是一個國家,而是一個國家集團,但是其高度的內部協調與對外一致性,使其成為當前國際經濟格局中一股不可忽視的重要力量,也是一支有能力抗衡和制約美國的重要力量。

霍建國表示,近年來,在中歐關系上,中國展現出了更加積極的合作姿態,在堅持合作大于沖突的原則下,既有效調節了矛盾,又鞏固加強了合作。

“追求經濟的擴張和拓展仍然是國際經濟格局中的一個重要方面。任何國家都關注和看重經濟合作所帶來的實際福利效果。盡管歐盟內部在公平競爭和規則上有著不同訴求,但其絕對不會放棄通過合作取得的實際利益。脫歐之后的英國,勢必也會迫切在亞洲地區尋找新的合作伙伴。”霍建國表示,未來的中歐合作還有很多可拓展空間,特別是在高技術領域、服務業領域。中國應更加妥善地處理好對歐關系,以加強經貿合作為重點,同時要特別注意處理好在公平競爭、國際規則層面的矛盾,堅持維護自身大國形象,避免落人以口實,避免同時陷入中美、中歐的矛盾沖突之中,更要避免美歐聯手打壓限制我國發展的局面發生。總之,加強經貿合作是鞏固中歐雙邊關系的基礎,更重要的是,中歐要在國際事務的治理、國際多邊機構的改革上尋求更多共同點,主動彌合分歧與矛盾。

與此同時,作為我國在亞洲地區的近鄰,處理好對日本的關系同樣至關重要。

霍建國指出,我們既要準確把握日本與美歐的矛盾,更要清醒地認識到日本在整個東亞地區的作用和影響力。的確,日本與我國有著很多歷史性矛盾。但今日中國作為一個大國,我們要用發展的眼光去看問題,要體現一定的包容性。要認識到,中日關系的穩步發展,對于今后我國穩定外部環境是非常關鍵的。因此,下一步需要在拓展中日關系上實現新的突破。

“相信日本也有著同樣的訴求。不難看出,如今的日本對改善中日關系高度重視。中國應及時接收并把握好這樣的友好信號,在改善中日關系上邁出實質性的一步。例如,在推動RCEP和中日韓自貿區建設上,要進一步加強與日本的合作溝通。”霍建國建議,今后中日的合作,要更加注重機制性和穩定性,要將中日間的經貿合作夯實做細,同時要主動適當地放棄對歷史性問題的長期糾結,全力開創新的合作局面。

從“一帶一路”看大國外交

“一帶一路”倡議無疑是新時代中國開展大國外交、促進共同繁榮發展的一面旗幟。

自2013年實施以來,“一帶一路”倡議用五年多的時間取得了豐碩成果并獲得了沿線國家的普遍認可。但從國際社會角度看, “一帶一路”并不是完全沒有爭議的,某些國家甚至認為這是中國意圖謀劃自身勢力范圍、推廣中國模式的手段。

霍建國強調,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的初衷就是促進互利合作,從而開辟出一個新的國際合作模式。而這樣的新合作模式能否站得住腳,關鍵要看倡議實施的實際效果。“一帶一路”要想真正取得國際社會的一致公認,就必須在鞏固現有成果的基礎上繼續穩步向前推進,扎實培育出成功的合作項目案例。這將是今后一個時期需要重點解決的問題。同時,對于美歐等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在發展進程中產生的債務和環境等問題, 我們也需要高度重視、認真對待。

“‘一帶一路’倡議的建設發展一定要穩扎穩打,只有夯實基礎,力促盡快形成一批示范性的成功項目,才能增強國際社會對倡議的信心。”對于該倡議今后一個時期的發展,霍建國直言,需要秉承務實的原則精神,量力而行。切記不要強行盲目啟動巨大的工程項目。目前的中國還不具備全面鋪開的足夠財力和主導能力。基于此, 建議將于今年4 月舉辦的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 要始終把務實合作作為一項基本原則擺在首位。長期努力、深耕細作,不斷取得新的突破。

王海峰進一步指出,“一帶一路”倡議自實施以來,在“民心相通”也就是人文交流方面算是最大的短板。目前在“一帶一路”人文交流層面,以官方主導形式為主, 民間層面的人文交流嚴重不足。今后,需要突破傳統的以地方政府、智庫等精英團體交流為主的思維,更多引入民間交流項目,比如旅游、學生交換、家庭交流、公益、環保、科技、文藝層面的相互交流,增強人文交流的自發性。可以考慮讓我國一些沿邊省份和地區(比如云南、廣西、西藏、新疆、內蒙古、東北等)與周邊國家建立起人文交流的渠道,放開人員往來的限制。

王海峰強調,人文交流需要有寬松的環境,需要地方自覺自發地進行,而不應事事都由政府推動, 這樣的人文交流才是真正有生命力的。無論是“一帶一路”倡議還是大國外交,加強民間和思想文化層面的交流,都會更好地助力雙邊的戰略互信。

新時期中國特色大國外交關鍵詞:務實理性、結伴前行

十九大報告明確,當今世界正處于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時期,和平與發展仍然是時代主題。放眼未來,中國應如何建設好新型國際關系?今后一個時期的對外關系又將面臨哪些挑戰? 

第一,要始終堅持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尊重現有的國際秩序。王海峰表示,中國在參與全球治理過程中,經歷了從被動應付、一般性參與、主動參與到主導參與的過程。中國逐漸走到了國際舞臺如今的位置,也是中國的國際化被逐漸認可的過程。要強調的是,中國故事、中國方案、中國貢獻,將會造福于更多其他國家,而不會對其他國家造成傷害。

第二,要積極通過國際多雙邊對話機制,加強國家間的交流溝通,要有大國擔當。陳鳳英指出, 在聯合國框架下,每個大國都應為全球經濟治理做出應有貢獻,為更多發展中國家、為更多小國提供發展合作的機會。中國自然也要承擔起中國的責任。要通過G20、金磚國家,以及中美、中歐、中日等雙邊對話機制,多溝通、多協商。在她看來,中美間的很多問題就是源于彼此的不了解,兩國的民意基礎還有很多空白。

“過去十年,G20機制逐漸取代了G7、G8等對話機制,這就是國際關系大格局發生變化的直觀表現。在這種變化中,中國始終強調,不搞對抗、要多對話。我們深知,對抗只能增加不穩定因素,只有對話才能及時有效解決問題。朝鮮半島問題可以說是2018年大國博弈的最大亮點和焦點。朝美對話使半島問題出現了近十年來難得的重大轉機。我們有理由相信,如果沒有中美間正向的溝通協商,不會有去年半島問題的重大轉機。”王海峰如是說。

第三,要在維護中國特色大國外交的理念原則基礎上,更加注重戰略靈活性的展現,進一步提升我國處理復雜國際事務的能力,以及更加突出在參與國際事務中的貢獻和引領能力。

第四,下大力氣,將“大國是關鍵、周邊是首要、發展中國家是基礎、多邊是重要舞臺”的外交既定方針,做精、做細、做出實效。“我們不結盟但可以結伴,一方面要將與發展中國家的關系做深做細,另一方面,在全球治理過程中,要注意發現和尋找與我們有共同訴求的朋友。”霍建國建議,下一步,我國需要在建立更深層次的雙邊關系方面下大力氣,我們需要一些能夠在關鍵時刻站出來與我積極配合的堅強的伙伴關系。

第五,大國外交不僅要有定力,更要學會理性反思。在采訪中,幾位專家同時強調了務實低調與反思能力在大國外交事務中的必要性和重要性。陳鳳英建議,在外交斗爭中,對于我們國內已取得的成就要盡量保持低調,切不可過分張揚炫耀。更重要的是,要學會理性反思,為我國的大國外交之路鋪開更大空間。這是今后國家決策層需要重視的問題,也是我國外交事業從韜光養晦走向有所作為的一堂必修課。

評論被關閉。

彩票湖南快乐十分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