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新時代推進西部大開發加快形成新格局

0



賈若祥

2000年,我國正式吹響了西部大開發的號角。20年來,在國家重點扶持和西部地區自身努力下, 西部大開發成效顯著,生態保護、環境治理、基礎設施、科技教育、特色優勢產業等取得積極進展,西部地區居民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得到大幅提升。黨的十九大提出了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戰略任務,描繪了把我國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宏偉藍圖,開啟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新征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的歷史方位和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決定了新時代西部大開發面臨的新形勢。2019年3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七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新時代推進西部大開發形成新格局的指導意見》,提出西部地區要更加注重抓好大保護,更加注重抓好大開放,更加注重推動高質量發展,推進西部大開發加快形成新格局,西部地區將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再創輝煌。

西部大開發20年取得巨大成效

(一)西部地區地區生產總值增速高于全國,在全國占比不斷提高

2000年國家實施西部大開發以來,在國家政策的精準扶持和西部地區自身努力下,西部地區保持了“兩高”。一是西部地區GDP增速一直高于全國GDP增速。西部大開發政策實施以來,西部地區GDP 增速一直保持高速和中高速狀態, 2000年到2018年西部地區GDP平均增速高達11%,比全國平均水平高2 個多百分點。2000年至2007年,西部地區GDP增速保持了加速狀態,西部高速增長的狀態一直保持到2013 年的經濟新常態。2002年至2013 年,西部地區GDP增速一直保持在10%以上。2013年我國進入經濟新常態后,西部地區經濟增速有所放緩,但仍然高于全國平均水平。

二是西部地區GDP占全國的比重不斷提高。2000年至2018年, 西部地區GDP由1.73萬億元提升到18.43萬億元,增加了10倍多,占全國的比重由17.5%提升到20.1%,增加了2.64個百分點。西部大開發實施以來,西部地區一路高歌猛進, 實現了大發展,自身經濟規模不斷壯大,在全國經濟格局中的重要性不斷提升,為支撐全國經濟持續穩定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

(二)西部地區生態環境、基礎設施、科技教育和特色優勢產業得到大幅度提升

西部大開發實施之初,國家對西部地區的生態環境、基礎設施、科技教育和特色優勢產業給予重點扶持,經過20年的發展,制約西部地區發展的瓶頸和短板已經得到很大程度上的緩解,支持西部地區持續健康發展的新動能正在培育形成。西部地區是我國重要的生態屏障,通過科學劃定西部地區的重要生態功能區,加大對重點生態功能區的轉移支付,為守好“綠水青山”奠定了堅實基礎,并探索架設“綠水青山”向“金山銀山”轉換的橋梁,西部地區的生態保護和環境治理取得明顯成效。通過國家重點扶持,西部地區的公路、鐵路、機場、水利、通訊、能源等基礎設施不斷完善,基礎設施的瓶頸制約得到很大程度的緩解。西部地區在不斷加強義務教育的同時,依托傳統的科技資源優勢,不斷加強科技創新對產業轉型升級的推動作用, 已經形成了以成渝、西安等為中心的科教資源高地。此外,西部地區的能源原材料、裝備制造、生態農業、特色旅游等優勢產業不斷提質增效,為促進西部地區持續穩定發展做出重要貢獻。

(三)西部地區初步形成了點軸帶動、面上保護的國土空間開發格局

西部地區國土空間廣袤,內部異質性強,根據資源環境承載能力、經濟社會發展基礎和未來發展潛力,西部地區通過科學合理謀劃在哪些地方適合“種樹種草” (生態功能區),在哪些地方適合“種糧食”(糧食主產區),在哪些地方適合“種工廠”(重點開發區),初步形成了點軸帶動、面上保護的國土空間開發格局。太原城市群、呼包鄂榆地區、成渝地區、滇中地區、藏中南地區、關中—天水地區、蘭州—西寧地區、寧夏沿黃經濟區、天山北坡地區等已經成為西部地區據點式開發以及集聚人口和產業的重點地區。西部地區以青藏高原生態屏障、黃土高原—川滇生態屏障為面上保護,以北方防沙帶以及大江大河重要水系為生態廊道,以其他國家重點生態功能區為重要支撐,以點狀分布的國家禁止開發區域為重要組成的生態安全戰略格局初步形成,為保障國家生態安全提供了重要支撐。

新時代西部大開發面臨新形勢

(一)全面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共建美好家園的新形勢

生態文明建設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重要內容,關系人民福祉,關乎民族未來,事關“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實現。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把生態文明建設放在突出的戰略位置,關于生態文明建設的思想不斷豐富和完善,融入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各方面和全過程。在“五位一體”總體布局中生態文明建設是其中一位,在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基本方略中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是其中一條基本方略,在新發展理念中綠色是其中一大理念,在三大攻堅戰中污染防治是其中一大攻堅戰。這“四個一” 體現了中央對生態文明建設規律的把握,體現了生態文明建設在新時代黨和國家事業發展中的地位,體現了中央對建設生態文明的部署和要求。西部地區是我國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是建設美好家園的重要組成部分,同時,西部地區正處在與全國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開啟現代化建設新征程的關鍵時期。西部地區的全面小康社會和現代化建設決不能以犧牲環境為代價,而應該是實現GEP (Gross Ecosystem Product,生態系統生產總值)和GDP的雙增長雙提升,在實現經濟更繁榮和人民更富裕的同時,同步實現生態更優美,使天更藍、山更青、水更綠。

(二)“一帶一路”倡議行穩致遠,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新形勢

隨著經濟全球化的不斷推進, 國際社會正日益成為一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運共同體”。隨著現代科技的不斷發展, 世界各國相互聯系的時空距離大幅度壓縮,世界居民正成為生活在“地球村”上的村民。面對世界經濟的復雜形勢和全球性問題,任何國家都不可能獨善其身。“一帶一路”倡議正是順應了這種趨勢,使中國與世界各國更加緊密地聯系在一起,為增強人類福祉而聯手共謀發展,聯手共奏人類發展的“交響樂”。西部地區在“一帶一路”倡議中發揮著聯外接內的獨特區位優勢,是加強中國與“一帶一路”參與國溝通的重要通道和紐帶,尤其是在與中亞和南亞相關國家和地區聯系中,西部地區發揮了橋頭堡的重要作用。“一帶一路”的中蒙俄、新亞歐大陸橋、中國—中亞—西亞、中國—中南半島、中巴、孟中印緬國際經濟合作走廊都涵蓋西部地區,西部地區依托其廣袤的邊界線,成為我國當前推進內陸沿邊對外開放的重點,與沿海開放共同構建起新時代全方位開放新格局。

(三)社會主要矛盾轉換,促進高質量發展的新形勢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我們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緊緊圍繞我國社會主要矛盾變化,堅持適應把握引領經濟發展新常態,推動西部地區由高速增長向高質量發展轉變,更好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新期待。西部地區正處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開啟現代化建設新征程的關鍵時期,加快促進高質量發展是西部地區順應社會主要矛盾轉換,將西部地區比較優勢轉變為發展優勢的重大舉措。一方面,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是滿足新時代西部地區人民美好生活需求的重大舉措。西部地區經濟經過長期發展,已經初步解決了物質層面的匱乏短缺問題,下一步要在供給側積極推進結構性改革,著力提高高質量產品的供給能力,以更好滿足人民高水平、多樣化的需求,實現新時代下高質量的供需平衡。另一方面,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也是化解西部地區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重大舉措。盡管西部地區在過去的20年間一直領先全國經濟增速,但在我國經濟進入新常態后,西部地區的經濟增速也在不斷回落,最近幾年,西部地區個別省份的經濟增速甚至出現“斷崖式”下滑,少數省份經濟增速滑出合理區間,西部地區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再次凸顯。要解決西部地區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就需要加快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保持西部地區持續穩定的經濟增長,構建東中西統籌、南北方協調的區域發展新格局。

通過三個更加注重,推進西部大開發加快形成新格局

(一)更加注重抓好大保護, 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之路

推進西部大開發形成新格局, 要圍繞抓重點、補短板、強弱項, 更加注重抓好大保護,從中華民族長遠利益考慮,把生態環境保護放到重要位置,堅持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新路子。

一是要筑牢國家生態安全屏障。我國重要的生態屏障主要分布在西部地區,我國的大江大河主要發源于西部地區,我國的生態脆弱地區也主要分布在西部地區,西部地區的生態保護對于保障我國生態安全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是美麗中國建設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西部地區要繼續加大退耕還林還草、退牧還草為重點的生態工程實施力度,穩步擴大生態屏障面積,不斷提升生態保護質量。

二是要積極探索生態產品價值市場化實現機制。西部地區不斷提高優質生態產品的供給能力也是一種發展,對于滿足人民對優質生態產品的需求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要加快完善市場化多元化的生態補償機制,不斷加大對西部重點生態功能區的生態轉移支付力度,拓寬生態保護的資金來源渠道,搭建好“綠水青山”向“金山銀山”轉換的橋梁, 形成有能力開展生態保護、愿意開展生態保護、開展生態保護能夠帶來經濟效益的發展格局。

三是要加快形成綠色發展的模式。要在新時代重新審視西部地區的比較優勢,加快推進西部地區比較優勢向發展優勢的轉換,在轉換的過程中,要貫徹新發展理念, 按照綠色發展的要求促進西部地區比較優勢向產業優勢和經濟優勢的轉變。要積極探索產業生態化、生態產業化的發展模式,一方面,按照綠色發展的要求,促進產業發展的生態化。西部地區是我國重要的能源原材料基地,產業發展倚能倚重、高能耗、高排放特點突出, 要加快技術改造升級,促進污染物低量化排放、資源化利用、綜合化治理,普及發展循環經濟。另一方面,要按照產業融合發展的要求, 積極探索生態產業化的發展模式。通過“生態+”的發展模式,尤其是通過“生態+旅游”“農業+ 旅游”“牧業+旅游”“文化+旅游”等產業融合發展模式,積極探索生態產品價值市場化實現機制。

(二)更加注重抓好大開放, 走合作繁榮發展之路

要更加注重抓好大開放,發揮共建“一帶一路”的引領帶動作用, 將“一帶一路”建成和平之路、繁榮之路、開放之路、創新之路、文明之路,加快建設內外通道和區域性樞紐,完善基礎設施網絡,提高對外開放和外向型經濟發展水平。

一是要加快完善西部地區對“一帶一路”的基礎支撐作用。緊緊圍繞中蒙俄、新亞歐大陸橋、中國—中亞— 西亞、中國—中南半島、中巴、孟中印緬六大國際經濟合作走廊,因地制宜推進鐵路、公路、水路、空路、管路、信息高速路互聯互通,積極推進多式聯運無縫銜接,不斷探索“鐵水”“公水”“公鐵”“水海”“陸海”等多式聯運新模式,充分發揮西部地區在“一帶一路”倡議中聯外接內的紐帶作用。

二是要積極推進西部地區對外開放。相對于東部沿海地區,西部地區的對外開放起步較晚,而且由于經濟基礎相對薄弱,對外開放的規模小層次低。隨著西部地區經濟規模的不斷壯大,以及支撐“一帶一路”倡議的六大國際經濟走廊的基礎設施不斷完善,為我國西部地區加快融入國際社會、充分利用國際市場和國際資源提供了難得契機。西部地區要積極開拓“一帶一路”參與國際市場,重點推進投資、經貿、基礎設施以及優勢產能國際合作,不斷擴大國際“朋友圈”。不斷提升中歐班列市場化運營質量和效益,推進重慶、四川、廣西、貴州、甘肅、青海、新疆、云南、寧夏等相關省份共建陸海新通道。

三是要加快構建法治化、國際化、便利化的營商環境。西部地區要對標國際一流營商環境,深入推進“放管服”改革,著力強化競爭中性原則,加快構建有法可依、國際接軌、方便快捷、公平透明、可預期的營商環境,將西部地區打造成為宜商宜業的樂土。

(三)更加注重推動高質量發展,走人與自然和諧發展之路

要更加注重推動高質量發展,貫徹落實新發展理念,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促進西部地區經濟社會發展與人口、資源、環境相協調。

一是要深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充分考慮西部地區的資源環境承載能力、特色優勢產業發展潛力,堅持底線思維,以國土空間規劃為依據,把城鎮、農業、生態空間和生態保護紅線、永久基本農田保護紅線、城鎮開發邊界作為調整經濟結構、規劃產業發展、推進城鎮化不可逾越的紅線,加快形成有利于推進西部地區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法律約束體系、規劃引導體系、產業支撐體系和政策激勵體系。

二是要加快構建支撐西部地區高質量發展的現代產業體系。進一步彰顯西部地區的比較優勢,加快促進西部地區特色優勢產業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和動力變革,通過提質增效做強做優西部地區高質量發展的存量,發揮西部地區的特色優勢產業對高質量發展的支撐作用。充分發揮西部地區在我國區域發展中回旋余地大的優勢,不斷完善西部地區的發展環境,深入推進東西協作,在保護好生態環境的前提下,積極承接能夠發揮西部地區優勢的產業轉移,通過承接產業轉移做大西部地區高質量發展的增量。發揮西部地區高校和科研院所在推動高質量發展領域的創新驅動作用,進一步完善產學研銀融合互動機制,不斷提高生產要素的貢獻率, 充分釋放西部地區高質量發展活力。

三是要走人與自然和諧發展之路。西部地區要科學把握、正確處理人與自然關系,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保持生態文明建設的戰略定力,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理念,努力走出一條生產發展、生活富裕、生態良好的文明發展道路。西部地區的高質量發展是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高質量發展, 西部地區既要創造更多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以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也要提供更多優質生態產品以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對優美生態環境的需要。西部地區要加快形成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的空間格局、產業結構、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為美麗中國建設做出新貢獻。

作者單位: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國土開發與地區經濟研究所 

評論被關閉。

彩票湖南快乐十分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