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袁寶華的一點“詩交”

0



王夢奎

袁寶華同志5月9日以103歲的高壽去世。雖然他已經離開社會公共舞臺多年,還是引起社會各界,特別是經濟界、企業界和高教界的廣泛關注和悼念。

我是1984年初參加彭真委員長領導的關于國營企業領導制度調查研究時認識袁寶華的,他當時是國家經委副主任。這次調查研究,有中央和國務院有關部門22人參加,是他和國務院法制法規研究中心主任顧明同志負責組織的。

這是改革開放后中央組織的第一次關于企業領導制度的調查研究。從2 月7 日至2 5 日, 共1 9 天。在浙江和上海聽了省、市主要領導同志介紹情況,多次邀集國營工廠廠長、黨委書記和工會主席,以及省、市有關部門負責人座談。座談會是彭真主持的。在上海調查的時候,袁寶華在錦江飯店駐地,向調查組詳細介紹新中國成立以來企業領導制的變遷,以及《國營工廠法》(草案)的醞釀和起草過程。他對企業領導制度的沿革和存在的問題,有透徹了解和深入研究,在這次調研中起了重要作用。他的嚴謹與謙和,給我留下深刻印象。

接著他還到江蘇做過調查, 我沒有參加。調查研究回來,胡耀邦主持中央書記處會議聽取袁寶華代表調查組所作的匯報,并決定實行廠長負責制的試點。5 月18日中辦和國辦聯合發出《關于認真搞好國營工業企業領導體制改革試點工作的通知》,《國營工業企業法》(草案)作為通知的附件下發。從這個法律草案開始,“工廠法”正式改稱“企業法”;大體上也是在此前后,日常用語中的“工廠”悄然而又迅速地為“企業”所取代。“名”的演變反映著“實”的變化。這次調查研究及其成果《國營工業企業法》(草案),對于推進企業改革起了重要作用。

1 9 8 6 年, 因為參加袁寶華主持代擬的《國務院關于加強工業企業管理若干問題的決定》的討論和修改,和他有了更多的接觸。我終生難以忘懷的是,1987 年我所在工作的中央書記處研究室機構撤銷, 人員重新分配工作時,袁寶華提出要我到國家經委。雖然我后來由中組部分配到國家計委,而沒有去國家經委, 我對他還是心存感激的。

他對我的工作給予許多熱情的支持。1989年我主編《中華企業發展史叢書》,請他做顧問, 他欣然同意,出席編委會會議, 審閱我為叢書寫的序言,并為叢書題詞:“總結歷史經驗,加強企業管理”。本來設想,從全國工業交通和商業中,選取一些有代表性的大企業,每個企業一本, 反映近百年來,特別是新中國成立和改革開放以來企業發展的歷史,并由此反映中國經濟發展的軌跡。可惜因為人力和資金不濟,只出了十來本就中斷了。這是件非常遺憾的事。

1996年春天,我收到袁寶華手書《八十述懷》七律一首: 

盛世風光滿眼新, 

耄耋之年幾度春。

少壯常懷濟民志, 

垂暮猶存報國心。

征途險阻鼓剩勇, 

正氣張弛系念深。

歲月不居廉頗老, 

宜將清白留子孫。

我這才知道寶華同志善詩。我很喜歡這首詩,深為詩中表達的高尚情懷和深刻憂思所感動, 遂步原韻奉和一首,表達我的敬仰和期待: 

喜讀華章意象新, 

風霜歷盡又逢春。

三山傾覆酬鴻志, 

四海規恢見匠心。

歲月相期茶與米, 

文章老到博而深。

滿城爭說袁公好, 

豈止清操貽子孫。

2 0 0 0 年初, 袁寶華把他的詩作與和詩, 結集為《袁寶華〈八十述懷〉唱和集》內部印行。和者竟有六十多人,其中有他的老同學、老戰友、老同事, 也有青年人;有黨政部門、經濟界和企業界人士,也有文化和教育界人士。當年擔任副總理的朱镕基同志是最早的和者之一。曲高和眾,陣容頗為壯觀。

同年1 0 月1 3 日, 袁寶華給我送來他的詩集《偷閑吟草》清樣,征求意見,還附有一封情懇意切的信,囑為之序。他在自序中說,從小喜歡作詩,在北大雖然先后讀的是數學系和地質系, 卻有一年半時間,每周到文學院聽顧隨(羨季)先生講詩詞;還參加過“左聯”,詩集開卷第一篇《挖河》,就是這個時期的作品。真沒想到,他終生保持著濃厚的詩興和創作的熱情,在幾十年戎馬倥傯和繁忙工作之余,竟寫了那么多的詩。集中有詩曰: “ 征途萬里賦新詩” 。所選300 多首, 反映著他幾十年革命生涯中所歷、所見、所聞、所感,發乎情而形諸詩,質樸自然,表現了作者的詩品和人品。這是革命者的心聲,時代的歌唱。我于詩是外行,也不是詩論家,但敬其人, 喜其詩,義不容辭,詩集清樣讀后在文字方面提出若干修改意見,并應命勉為之序。《偷閑吟草》2001 年初由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出版, 《人民日報》轉載了我的序言。《光明日報》以《滿城爭說袁公好》為題,發表長篇書評。的確, 袁寶華做人做事,自成風格,是廣受好評和尊重的。詩集的出版,讓公眾認識了作為詩人的袁寶華。

袁寶華青年時代投身革命, 是“ 一二九” 運動的積極參與者。后來參加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新中國成立后長期在國家工業主管部門和綜合經濟部門擔負領導工作。1 9 6 4 年他被任命為物資管理部部長,是最后去世的“文革”前正部長。改革開放初期,他和鄧力群等人創建中國企業管理協會(中國企業聯合會) 和中國職工思想政治工作研究會,后來他又創建中國企業家協會,并長期擔任這“三會”的會長,是中國現代企業管理的開拓者。退出經濟領導工作一線后, 先是擔任中國人民大學校長,后來又擔任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第一、第二和第三屆理事。我是第三屆和第四屆理事;從同為一屆理事這層關系說, 我忝為“同事”,也是緣分。

袁寶華同志是經濟管理專家, 也是有豐富實踐經驗的經濟學家, 對國家經濟發展和改革是有重要貢獻的。多卷本《袁寶華文集》記載著他的實踐經驗,為當代中國史研究提供了寶貴材料。他的政聲和品德,有口皆碑,無須我多說。謹記個人一點交往,寄托哀思。

作者為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主任

評論被關閉。

彩票湖南快乐十分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