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刻認識鄉村價值 科學推動鄉村振興

0



金三林

黨的十九大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以來,關于鄉村振興的頂層制度框架不斷完善,各部門各地方工作舉措不斷充實,人居環境整治這一“鄉村振興第一仗”有序推進, 鄉村振興開局良好。各地推進鄉村振興的積極性、主動性很高,但受“城市中心主義”等思潮的影響, 還有相當一部分人認為鄉村振興就是用城市發展的理念來指導鄉村發展,城鄉融合發展就是城市“下鄉”并為農村社會所接納的過程; 還有一些地方簡單地將鄉村振興等同于村莊改造,或發展鄉村旅游, 對鄉村的本身特質、獨特價值缺乏應有的認識,進而對國家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初衷、目標、要求的理解也出現偏差。因此,實施好鄉村振興戰略,需要更加全面地認知鄉村的價值和功能,增強科學推進鄉村振興的思想自覺和行動自覺。

先行國家鄉村發展的一般規律

在傳統的觀念中,鄉村是農業生產之地、農民生活之地。但從國際經驗來看,鄉村是有其自身發展規律的,鄉村的價值和功能是會變化的,會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而不斷豐富。

從先行國家的發展歷程來看, 鄉村價值和功能總體遵循從“生產主義”到“后生產主義”再到“多功能鄉村”的演化路徑。1950年代初起,二戰結束后歐美國家經濟持續較快增長,“嬰兒潮”使得人口大量增加,解決吃飯問題成為各國的頭等大事,農業生產被置于核心地位,鄉村因而為農業所定義,社會對于鄉村價值的認知也被簡單地限定在農業生產、特別是糧食生產上。1980 年代中期以后,隨著收入水平和城鎮化水平的提升,居民對健康營養食品、文化消費、精神滿足的需求快速增長,不僅需要鄉村提供更好的農產品,還要提供觀光、休閑等產品,農業的多種功能日益受到重視,鄉村旅游、休閑農業等迅速發展。進入21世紀后,社會對于鄉村的認識進一步升華到“多功能鄉村”, 不僅注重發揮農業的多功能,更注重鄉村的生態、文化等多種功能,注重城鄉功能的互補,開始將鄉村置于與城市同等的地位。鄉村不僅成為多元產業的生產地和城鄉居民共同的居住休憩場所,更是人與自然和諧發展、傳統文化傳承與發展的重要載體。

不同國家鄉村價值從“生產主義”到“多功能鄉村”的演化階段、路徑有一定差異,但總體看, 都有以下三個共同特點:一是經濟發展水平進入到中高收入階段以后,居民收入水平大幅提高,對生態、文化產品和服務的需求快速增長;二是城鎮化發展到一定水平后(一般在60%以上),鄉村的稀缺性會日益顯現;三是糧食安全保障能力顯著提升后,農業和鄉村的多種功能才能得以發揮。

同時,各國政府的鄉村發展政策也會相應轉變:“生產主義”階段主要是農業生產支持政策,“后生產主義”階段注重鄉村社會事業和公共設施的發展,“多功能鄉村”階段大多轉向綜合性的鄉村發展支持政策。那些已經實現了現代化的國家,都在工業化、城市化發展到一定階段以后,成功地實施過鄉村振興戰略或類似政策。

新時代我國鄉村的多元價值

在我國快速工業化、城鎮化過程中,鄉村在很長一個時期都處在注重農業生產、學習城市、模仿城市的認知中。傳統觀念認為,農村是落后的,城市是先進的,農村應該追趕城市。一提起農村現代化的愿景,很多人眼前浮現的也是今天的城市圖景,行動中總是自覺不自覺地用城市的規劃設計、生產生活方式、治理模式去改造鄉村,對鄉村的價值認識不到或認知不全。實際上,隨著工業化城鎮化水平的提高,我國鄉村的稀缺性在不斷提升,其經濟價值、生態價值、文化價值、社會價值和政治功能日益凸顯,在國家現代化進程中的地位更加重要。

鄉村是涉農二三產業的發展載體,也在成為一些高科技產業的新發展空間,能為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開辟新領域。鄉村不僅是農業生產基地、食物供給之源,是城市重要的經濟腹地,也具有日益多元的新經濟功能。一方面,農村二三產業在快速發展,如特色農產品加工業、民族特色手工業、休閑農業、鄉村旅游、農村電商等。另一方面,鄉村正在成為一些新興產業的發展空間。隨著互聯網的發展, 空間距離對一些產業布局的影響趨于弱化,特別是一些生態青睞型產業,如養老養生、文藝創作、科技研發、互聯網等,不再扎堆城市, 開始向一些交通條件、通訊設施、生態環境、人居環境較好的鄉村布局,基金小鎮、互聯網小鎮等特色小鎮和田園綜合體快速發展。盡管傳統農業在GDP中的比重在下降, 但這些鄉村產業在國民經濟、區域經濟中的比重卻呈上升趨勢,成為重要的新經濟增長點。

鄉村是生態產品的主要供給者,能提供更多優質生態產品以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優美生態環境需要。鄉村活動具備明顯的正外部性,如同區域中的“綠色基礎設施”,為城市源源不斷提供新鮮的水和空氣、綠色資源、開放空間、生態屏障,調節氣候、涵養水源,維持生物多樣性,補充著城市生態缺口。鄉村生產方式是以尊重自然、敬畏自然為基礎,鄉村生活是與大自然節拍吻合的生活節奏, 是一種有利于生態和生命健康的可持續的生活方式,這些都是城市人的新向往、新需求。越來越多的人向往“遲日江山麗,春風花草香”“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 的鄉村田園生活,很多人“羈鳥戀舊林,池魚思故淵”,在退休或歇業后返歸鄉村。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鄉村的生態價值會持續提升。

鄉村是中華傳統文化的主要發源地和承載地,關系著民族文化和民族精神的維系,是堅持文化自信的根基所在。梁漱溟先生曾說過, 什么是中華文化的根,就有形的來說就是鄉村,就無形的來說就是中國人講的老道理。鄉村是我們祖先耕作勞動、繁衍生息的地域,是中華文化生生不息、世代傳承的主要載體。固化的村落形態、庭院結構、住房、宗祠等都是中華傳統文化傳承的重要載體,承載著幾代人的集體記憶和鄉愁。活化的風俗習慣、傳統節日、制度文化、具有民族風情和地域特色的民間文藝等, 很多仍具有積極意義,能提高社會誠信度和凝聚力。內化于心的傳統道德觀念,如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德業相勸、誠實守信、崇德向善等傳統美德,是全民族的文化認同。鄉村也因此具備了教育人、陶冶人的功能。堅持文化自信,必須重新審視、梳理、發掘鄉村的文化價值。

鄉村有數億人口居住,具有龐大的傳統治理資源,能為整個社會和諧穩定、有效治理發揮巨大作用。目前,我國仍有5億多人居住在鄉村,3億多人在鄉村就業。到我國建成現代化強國時,仍將有數億人居住在鄉村,鄉村作為一種人居環境、社會基礎,將會永遠存在。在我國現代化進程中,鄉村始終是維護社會穩定的戰略性空間,如2008 年金融危機后,大量在城市臨時失去工作的農民工返鄉,并沒有引起巨大的社會不安,就是因為鄉村的吸納作用。鄉村的社會價值,還體現在鄉村的自組織功能上。歷史上,我國鄉村具有鄉紳自治傳統, 熟人社會中的人情、面子、祖訓家規、鄉規民俗、傳統宗法觀念是重要的“軟法”,這些傳統治理資源,仍然是新時代構建現代鄉村治理體系的重要支撐。而且,鄉村治理傳統和實踐創新的一些好做法, 也值得城市學習。

億萬農民對中國革命、建設、改革作出了巨大貢獻,鄉村是我們黨最穩定、最牢固的執政基礎,具有特殊的政治功能。到2016年底, 我們黨有黨員8944.7萬名、基層黨組織451.8萬個。其中,農牧漁民黨員2596.0萬名,如果再加上鄉村其他從業者中的黨員,鄉村黨員數占比超過1/3。全國577336個建制村中,577273個已建立黨組織,占建制村總數的99.99%,鄉村黨員和黨組織是我們黨最堅實的組織基礎。在我國革命、建設、改革的各個時期,廣大農民都是我們黨最穩定、最牢固的支持力量。很多調查數據表明,農村居民對黨和政府當前各項工作的滿意度和評價總體都較高,廣大農民群眾始終是黨最鞏固的執政基礎。

堅持價值導向科學推進鄉村振興

新時代推進鄉村振興,不是因為鄉村衰敗了而去挽救鄉村,而是鄉村有其獨特和重要的功能,能滿足人民群眾的美好生活需要,能彌補城市功能的缺失,在國家現代化進程中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因此,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不僅要補農業農村的短腿,激發鄉村活力,更要揚鄉村的長處,彰顯鄉村的價值和功能。補鄉村之短,必須落實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加快補齊鄉村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的短板。揚鄉村之長,必須推進城鄉融合發展,促進人、地、錢、技在城鄉之間雙向流動,將城市的要素活水注入鄉村的土壤,增強鄉村振興的內生動力。不論是補鄉村之短,還是揚鄉村之長,都必須全面深刻認知鄉村價值,在城鎮化的大格局下不斷提升鄉村價值,科學推動鄉村振興。

堅持價值導向推動鄉村全面振興。鄉村各種價值不是獨立的, 而是高度融合的。如鄉村的生態價值既表現在生產方面,也體現在生活過程中,更是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還具有經濟功能;鄉村經濟價值中也滲透著農民生活和文化價值,生產過程中也表現出互助與組織等社會價值。因此,要從整體上把握鄉村的經濟、生態、社會、文化和政治功能,推進鄉村產業、人才、文化、生態、組織全面振興。在一個階段,可以重點推動某一兩個方面的工作,但不能以偏概全, 不能重經濟輕生態、重產業輕其他、重物質輕人文,特別是要處理好鄉村文化、生態資源保護與發展文化旅游業的關系。

堅持因地制宜分類推進鄉村振興。鄉村的經濟、生態、社會、文化和政治功能在鄉村普遍存在,但在不同地區的重點不同。比如,在糧食主產區、特色農產品生產區, 農業生產功能更強;在綠水青山、冰天雪地的地方,生態功能更強; 在古村落、民族村寨等地方,文化功能更強;在城郊村、重要物流節點周邊村,產業功能、社會功能更強。推進鄉村振興必須因地制宜, 分類施策,個性化推動,特色化發展。而且,一些村莊的價值和功能會隨著外部環境的變化而變化,有些村莊會逐步消失,社會功能、政治功能會減弱,其他功能則可能加強。因此,要有歷史的耐心,適應村莊功能的變化,逐步強化其他方面的功能。

堅持以城帶鄉推進鄉村振興。在國家現代化進程中,城鎮和鄉村各自具有不同的功能,城鎮可以為鄉村發展提供廣闊的市場(農產品進城和城市消費下鄉等)、要素支持、技術支撐。可以說,鄉村價值的發揮與城鎮化水平高度正相關,城鎮化水平越高,鄉村的稀缺性越強,城市對鄉村的帶動作用更明顯,鄉村的價值功能才更加顯化。因此,推進城鎮化與推進鄉村振興是相互協調的,必須兩條腿同步走,實現城鄉融合發展。首先, 要提高城鎮化水平和質量。我國常住人口城鎮化率才60%,戶籍人口城鎮化率不到45%,在中西部地區,這兩個比重更低。要堅持以人為本,適應我國產業布局調整的新趨勢,完善戶籍制度改革配套政策,鼓勵農民工就地就近市民化。其次,要完善城鄉一體的空間布局體系,推動產業、人口、設施在縣城—集鎮—特色小鎮— 中心村—居民點形成梯度布局。特別是要加強集鎮和特色小鎮的建設,當好鄉村商品進城和城市資源下鄉的中轉站,使城市的輻射帶動效應能直抵鄉村。

堅持增強連結性推進鄉村振興。資源和要素只有流動起來才會產生價值,否則永遠只是潛力。鄉村價值的發揮,不論是農村商品進城,還是城市人員和要素下鄉,都要求城鄉之間、鄉村之間要有緊密的連結性,降低流動成本。增強鄉村的連結性,需要健全城鄉一體的信息網絡,暢通信息流;需要建設互聯互通的鄉村交通體系,暢通人流和物流。特別是要高度重視鄉村交通網絡的規劃建設。國家實施道路村村通等工程,極大改善了鄉村的交通條件。但村村通基本是按照行政區劃來安排的,只是點到點的連接,多數地方沒有對村莊乃至鄉鎮的道路進行科學規劃,一個村可能與相隔10公里的自己所屬鎮區有硬化路,但與相鄰2公里的另一個鎮區沒有路。很多鄉村雖有路可通了,但整體的連結性仍然不高,嚴重制約了發展。這些地區要抓住國家擴大投資的時機,通過編制鄉村振興規劃、村莊布局規劃,科學規劃鄉村道路網絡,打通跨村跨鄉跨縣的斷頭路,增加連接線,織密路網,特別是加強中心鎮與高鐵站等骨干交通節點的聯系,真正讓城鄉之間的人員、商品流動起來。

堅持加快城鄉雙向開放推進鄉村振興。城鄉二元體制是制約城鄉要素流動和平等交換的根本性制度原因。彰顯鄉村價值、實現鄉村振興,必須進一步破除城鄉二元體制。既要提升進城農民工的公共服務,也要解決城里人在鄉村的公共服務問題。比如,城市老年人在鄉村養老、醫療的問題,鄉村新就業人員、專業人才參加城市社保的問題,鄉村創業人員的子女教育問題等。要加快推進城鄉公共服務均等化,依托城鎮改善鄉村醫療、教育條件,完善面向鄉村的異地就醫結算、異地參保體系,改善鄉村人居環境,更好地吸引城市市民下鄉、農民工返鄉、“新鄉賢”回鄉,以鄉村的價值吸引更多人才、凝聚更多人氣,促進鄉村振興。

(參考文獻略) 

作者為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農村經濟研究部副部長、研究員

評論被關閉。

彩票湖南快乐十分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