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彩“三農”

0



吳景雙

看到《中國發展觀察》發出啟事:“70年記憶——我和我的祖國”主題征文,就想寫寫糧食,寫寫“三農”。70年來,尤其是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三農”領域發生了巨大變化,取得了巨大成就,對世界糧食安全、對全球范圍內的減貧減困作出了巨大貢獻。

但是,一直苦苦思考了很多天,輾轉反側了多少夜,都不知道從何下筆,如何入手。因為想寫、可寫、能寫的實在是太多了,太多了!用幾百本大書、幾千萬字甚至億萬字,也寫不完。

2019年6月22日清晨,夢中醒來,屋外下著雨,只有一點微風。這雨從凌晨下到清晨,估計已經有上百毫米了吧!多少天來的苦思, 多少夜來的輾轉反側,突然乍現: 糧食,尤其是“三農”經過70年來的重視與發展,特別是近幾年來的脫貧攻堅、鄉村振興,農業生產能力、調度能力,特別是應對自然災害的能力,應該說是顯著地、極大地提升了!可以用最好的時代來形容,多數農民的臉上早就已經笑開了顏。

可是,由于極端天氣和自然災害的存在,由于糧食、蔬菜、肉禽蛋奶茶等等的儲存、保鮮、加工、運輸……仍然還有諸多的瓶頸和困難沒有突破,對已經逼近14億人口的中國來說,糧食安全始終不敢、不能、不可掉以輕心。

“蔬菜七分糧”,肉禽蛋奶與“開門七件事”——油、鹽、柴、米、醬、醋、茶……都是每天睜開眼睛的第一件事。可如今,許多人已經不是農民,與農業、農民、農村的接觸,幾乎為零,甚至到了草都不認識的地步!即使是農民的后代,也在有意回避農業,淡化農業……就在這些思緒的翻滾中, “拉響糧食安全的警報”這9個字一下子從腦海里蹦了出來。

這一蹦,終于找了一個可以寫“70年記憶——我和我的祖國” 主題征文的點了。這一點放在確保糧食安全上,放在確保“不愁吃” 上,放在“中國要強,農業必須強;中國要美,農村必須美;中國要富,農民必須富”上,放在“農業基礎穩固,農村和諧穩定,農民安居樂業,整個大局就有保障, 各項工作都會比較主動”上,就是“給我一個支點,我能撬動地球” 的那個支點。

對70年來在糧食、在“三農” 等方面最顯著的成就,對糧食安全、“三農”仍然面臨的挑戰,感受和體會最深的: 

一是從根本上解決了“耕者有其田”的問題,為農村的富余勞動力找到了出路。今天的農民、農業生產者、農業合作社、農業公司、家庭農場……不擔心耕地的權益, 這是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貢獻。這一貢獻,是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經過長期的實踐探索所取得的。沒有中國共產黨,沒有改革開放,就沒有今天的貢獻。

二是因為有袁隆平等一大批科學家們的努力,中國農民、農業生產者、農業研究者、農業領導者組織者協調者的觀念跟上了科技進步的步伐,順應了時代發展的需要。這就為解決將近14億人的吃飯問題找到了辦法,為藏糧于技、藏糧于民、藏糧于地提供了堅強有力的保障,解決了因個別人的忽略甚至不重視造成的問題,不用擔心“贏了所有對手,卻輸給了時代”。

三是農業現代化、農業智能化的前景已經十分廣闊,糧食生產方式、組織形式的變革將最終擺脫與自然災害的糾纏不清,真正滿足安全的需要。

四是因為是一個已經逼近14億人口的大國,因為是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因為地理環境、自然條件,尤其是18億畝耕地紅線,對糧食安全始終不能掉以輕心,必須常抓不懈。

五是在自然資源的開發利用中,農業作為可再生資源的品種和數量都需要不斷增加,離開了農業,許多二產、三產就立足不穩。因此,需要對糧食安全有足夠清醒的認識和警覺,時刻拉響糧食安全的警報。否則,尾巴兒一翹,就有可能重蹈不夠吃、吃不飽的覆轍。

也許是經歷過不夠吃、吃不飽的原因吧,從上世紀80年代,也就是從1983年下半年我擔任生產隊長那時起,就開始思考如何種糧食, 如何把每個人的肚兒都填飽,對糧食生產、對糧食安全的考慮,就開始一點一點地儲存在記憶里,時不時地拉響警報:一邊,有地方缺糧;一邊,有地方糧食生產出來賣不出去,又不好保存。

看到李昌平《我向總理說實話》的時候,看到每年世界糧食日的一些報道、報告和文章的時候, 看到糧食、“三農”的報告、文章和研究成果的時候……,有關糧食、“三農”的星星之火點燃了。

糧食,作為一種特殊商品,比任何一種商品更具有強烈的社會政治效應。作為一個逼近14億人口的發展中大國,只有做到立足國內實現糧食基本自給,才能夠在復雜多變的國際局勢面前站穩腳跟。

糧食安全,一個是數量安全, 一個是質量安全。對于中國而言, 數量安全和質量安全都須臾不可小視,更不可忽視! 

先說數量安全。數量安全就是不至于發生饑饉。這顆心,從中國共產黨創立那時起,就一直操著,一直擺在首位。從毛澤東到習近平,對糧食安全、對“三農”,都有極端重要的指示。比如:“中國人要把飯碗端在自己手里,而且要裝自己的糧食”…… “兩不愁三保障”中,“不愁吃” 是擺在首位的,也是一直記掛在習近平總書記心中的,“小康不康,關鍵看老鄉”。

再說質量安全。質量安全,又包括各個生產環節的安全、儲存的安全、運輸的安全、加工的安全、銷售的安全。尤其是在當今糧食生產、運輸、加工融入世界農業生產體系的情況下,部分依賴進口和國際農業分工的情況下,質量安全就更加突出、顯著。

2010年,我寫的《對基層政權的憂思與建言》在《中國發展觀察》雜志2010年第8期公開發表,隨后被《中國組織人事報》等報刊、人民網等網站轉載。至今,仍然有人在微信公眾號、微博、博客中轉發、引用。之所以有如此高的關注度和影響力,大概就是因為鄉鎮是糧食、“三農”的前沿陣地吧!鄉鎮對糧食、對“三農”的感受最直接、最深刻。可是,又常常“說不出來”。說不出來,一個是沒有這方面的能力,一個是沒有這方面的認識與思考,還有就是鄉鎮的干部們,多數志不在此。鄉鎮干部是公務員,工作人員是事業編制,端財政的碗,吃財政的飯,對糧食、對“三農”,也就了解不夠深。

2012年,了解到訂單農業存在的一些問題后,我又寫了《農商對接難題破解》,發表在《中國發展觀察》雜志2012年第5期,并被新華網等網站轉載。有關糧食安全、有關“三農”的認識、思考繼續拓展、加深,進入了快速提升階段。

2013年,在多年觀察、思考、調研的基礎上,又寫成了《糧食安全: 市縣委書記為何提而不抓?》,發表在《市縣領導參閱》2014年第12期。因為是內部刊物, 又在思考之后,改了一個標題,叫《五條措施確保糧食安全》,同時對文章的內容和文字作了一些修改和調整,使之符合公開發表的表述要求。《中國發展觀察》雜志社的領導和編輯們特別給力,全文發表在《中國發展觀察》雜志2014年第10期,并在編后中用大段文字作了推薦和介紹。隨后,人民網、新華網等網站也有轉發。接下來,又濃縮成千字文,引起了中央領導的關注,個別字句出現在了接下來的中央文件中。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先后寫了《破解職業農民培養難題》《從產業承載力觀察三農改革》等一系列觀察與思考,多數發表了,并且產生了一定的影響。2018年1月,在杭州大喵王控股有限公司的全力支持下,出版了《互聯網+農業——獻給未來30年的禮物》。其中最主要的觀點之一,就是當下學界、專家普遍認為:與工業一樣,農業已從1.0 漸進到了4.0,并從不同的視角和角度進行了全方位的闡釋和表述。

農業1.0:刀耕火種,以人的體力和畜力為主,主要依靠經驗來判斷農時,利用簡單的工具和畜力來耕種,規模較小,抗災害能力差。農業2.0:運用農業機械代替人力、畜力,改善了“面朝黃土背朝天” 的農業生產條件,大量的農民富余出來,無力打工和經商者,成為貧困戶。農業3.0:應用現代信息技術,以局部農業生產作業自動化、智能化為主。與機械化農業相比, 自動化程度更高。農業4.0:應用智能互聯、物聯網、大數據、電子商務等技術,有效擺脫自然災害的因素,不再受土壤種植的束縛,使農業作業更加生態化、智能化、都市化、自由化。

農業1.0追求的是“專”。以“產量高”為目標,雖然比起現在動輒成千上萬畝的農業項目來說大多還是小打小鬧,但為農業產業化奠定了基礎。

農業2.0追求的是“大”。以“產值高”為目標,主要表現在農副產品深加工企業或食品制造企業向產業上游延伸,或者農業生產企業向產業下游延伸,提供給市場的已經不是初級農產品,而是加工后的農副產品或者食品。農業的2.0時代,其實就是“一產+二產”的主流時代。

農業3.0追求的是“新”。以“知名度高”為目標,出售的主要是優美的鄉村環境和可靠放心的農產品。政府不僅取消了存在了幾千年的農業稅,而且直接利用財政資金改善了農村的道路、水電、村容村貌等硬件環境,中國范圍內的知名新農村、新社區、美麗鄉村、五星級農家樂、休閑農業示范點、鄉村旅游名村等如雨后春筍般崛起。農業的3.0時代,其實就是“一產+ 三產”的主流時代。

農業4.0追求的是“廣”。農業4.0是靠知本和資本推動的,是以進步的發展理念和商業模式為前提, 以新技術、新機制、新人才和新資本下鄉為內容,以城鄉統籌和社會資源大融合為目標的現代化“三農”解決方案。農業4.0以全社會“共贏共享”為目標,出售的不再是某一系列農村產品,而是一種讓人向往的鄉村生活方式。不管是參與、共享,還是體驗、購買,消費的是一種情懷。

農業4.0是第一、二、三產業的“三產”融合互動。通過把產業鏈、價值鏈等現代產業組織方式引入農業,更新農業現代化的新理念、新人才、新技術、新機制,做大做強農業產業,形成很多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即發展“第六產業”。4.0階段,農業作為基礎產業,實施“互聯網+”,帶給工業和服務業的機會,遠比農業自身要多得多。農業4.0,將更多地仰仗工業和服務業,把自身變為全產業鏈。

農業1.0到4.0的關系,既不是遞進,從一到四,也不是割裂,相互之間毫無聯系,而是同一時代的不同存在。在農業4.0時代,把農業1.0當作文物古跡來對待,更能兼具和提升開發鄉村旅游的價值,使農業本身更精彩。也就是說,農業4.0 時代,仍然有農業1.0的影子,或者說成分。而且這些影子和成分是寶貝,不是垃圾。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新時代,黨中央和社會各方面對糧食、對“三農”的重視與關心仍在不斷加強和提升,農業的基礎地位,尤其是農業對二、三產業的作用,也得到了更廣泛的認識,而且形成了更大范圍、更高頻率、更多人次、更加廣泛的共識。

未來,農民數量一定會大規模減少,農民占比會從總勞動力的40%左右降低到5%左右,土地流轉會大規模展開,農業生產規模化、專業化大幅度提高,智慧農業不再遙遠,農業產業鏈的改造將從需求端倒逼生產端。農村逐漸城鎮化, 農民會變得越來越富裕,與城市的互動也會越來越強。

作者系四川省樂山市干部

評論被關閉。

彩票湖南快乐十分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