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和”時代中日關系新發展 —專訪日本駐華使團副團長、首席公使四方敬之

0



孫 超

日本駐華使團副團長、首席公使四方敬之一直在利用業余時間努力學習中文。他行筆流暢,在紙上寫下“敬天愛人”,這是他最想分享給中國朋友們的一句話。“這句話出自日本明治維新時期的政治改革家西鄉隆盛。它包含著兩層意思:‘敬天’ 是指尊敬上天,‘天’是超越日常生活的精神世界;‘愛人’則是熱愛人民。”四方敬之說,如果你是公司的CEO,你就要照顧好公司的員工。這不僅僅是一句格言,也是一種哲學。日本著名的企業家稻盛和夫非常尊崇這句話,他在中國也非常受歡迎。

2018年830萬中國游客赴日本

中國發展觀察:公使先生,您到北京工作近兩年,這是您第一次在北京生活嗎?您如何看待這里的生活,如何看待中國人民? 

四方敬之:我第一次到北京是2006年,陪同首相安倍晉三訪華。他的首次出訪就選擇了中國北京。

與13年前相比,今天的北京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我擔任日本駐華首席公使的這兩年里,親歷了這種變化。以共享單車為例,兩年前有多家公司在相互競爭,但現在做共享單車的企業數量開始大幅度減少,表明這個市場的競爭異常激烈。中國不斷快速出現新的服務或產品。我對中國的信息科技介入電子商務、出行和高端服務等領域感到印象深刻。

中國發展觀察:我曾到訪日本,雖然時間短暫,卻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特別是看到了松下中心、日本世博館和當時日本領先世界的科技成果。今天日本科技行業的發展狀況,是否依然保持著十年或者二十年前的國際競爭力? 

四方敬之:鄧小平先生1978年訪問日本并參觀了松下電器公司、日產汽車公司和新日鐵公司的工廠車間。鄧小平先生訪問的這三家公司最終都決定進入中國市場,在中國投資。日本的企業在中國的投資恰逢中國政府實施改革開放政策, 日企為促進中國經濟增長做出了貢獻。現在中國涌現出很多高科技公司,都很有競爭力。過去在日本生產的一些電子產品可能已經失去了競爭力,特別是喪失了價格優勢。因此,一些日本公司已經在中國投資,而不在日本生產這些產品。兩國在技術領域的合作將有更多的機會,并開始進行創新對話。但與此同時,討論知識產權保護問題也非常重要。

關于日本的國際競爭力,這要具體到某個行業,例如日本汽車行業很有競爭力。日本的工業結構歷經多年的轉型,并不是一成不變的。醫療大健康也是日本具有競爭力的行業之一。因此日本和中國開始在健康領域、制藥、醫療設備, 包括在醫療、養老等方面都有合作。中國人對日本的醫療服務質量很信任,有的中國朋友帶著父母去日本接受醫療檢查。?

中國發展觀察:中日兩國分別是世界上第二和第三大經濟體,在世界舞臺上的作用舉足輕重。有很多中國人特別是青年一代喜歡日本的美食、影視文化和日本的美景。作為日本駐華公使,您最希望中國朋友了解的是什么? 

四方敬之:我最希望中國人民能夠了解當前的日本社會。這需要靠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前往日本親身感受才能實現。在過去的幾年里, 每年中國游客增長約100萬人次。2018年有830萬中國游客前往日本。尤其是年輕一代的中國人和日本人,對于時尚、化妝品、影視動畫等有著非常相近的品位。我們正在努力促進兩國年輕人之間的進一步交流。

中國發展觀察:談到中日的合作,據日本數據統計,2018年日本與中國雙邊貨物進出口額為3175.3 億美元,增長6.8%。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在第五次中日經濟高層對話上也表示,要鞏固節能環保、科技創新、高端制造、金融財政、共享經濟、養老醫療等六大領域合作成果,共同推進貿易投資自由化和便利化。您覺得未來兩國經貿合作潛力最大的方向是什么? 

四方敬之:中國是日本最大的貿易伙伴。顯而易見,中國市場非常重要。我們有很多日本公司在中國投資,也在和中資企業進行商品和服務的進出口貿易。我們把這種情況稱為從競爭化為合作。我們可以列出很多符合兩國共同利益的領域,例如環境、醫療和其他社會領域。

日本城市和中國城市之間正在建立伙伴關系,分享在環境治理措施方面的經驗。許多日本城市曾經遭受空氣污染,但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在很大程度上解決了環境問題。日中雙邊合作是基于地方政府層面,這是深化兩國關系一個非常積極的做法。

作為新聞發言人應對福島核電站泄漏事故

中國發展觀察:公使先生,您是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MPP,您曾在日本首相府擔任全球溝通事務的負責人和新聞發言人。您能否分享一些職業生涯中令人難忘的故事? 

四方敬之:我最難忘的經歷可以追溯到2011年。2011年3月11日日本發生了大地震。當時,我從外務省到首相辦公室,擔任全球傳播事務的負責人。在大地震及福島第一核電站核泄漏事故發生之后,我開始與國際媒體打交道,收到很多來自國際主要媒體的采訪請求,包括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英國廣播公司(BBC)、中央電視臺、香港鳳凰衛視等。我決定接受所有的采訪請求,包括用英語進行的采訪。到第二年,我接受了超過100次的采訪。第一個采訪是在2011 年3月13日播出,而在后面一個月期間,工作一直忙碌。

這是一個充滿挑戰的時代。在福島核電站核泄漏事故發生后, 我認為積極與世界溝通日本到底發生了什么是當時非常重要的。還有一些是關于周邊地區,特別是日本東北地區農產品聲譽受損,一些國家開始限制進口來自東北地區的農產品。我一直在努力與外界進行溝通,從科學的角度來進行解釋,試圖減少“聲譽損失”。

中國發展觀察:作為一名新聞發言人是非常具有挑戰性的,因為所有人的焦點都集中在您身上,向您尋求答案。當您面對全球不同的媒體時,您遇到最困難的問題是什么?

四方敬之:其中一個困難是解釋福島核電站核泄漏事件的現狀,很多情況在不停地發生變化, 而你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知道。所以有時不得不很坦誠地說“我不知道”,我可以盡力用心去解釋,而不是故意隱藏,我認為這很重要。

中國發展觀察:如果有一臺時間機器,可以讓您回到過去,您想給年輕時的自己什么建議? 

四方敬之:作為一名外交官, 我被派駐到美國、法國、英國和中國等國家和地區,海外經歷非常激動人心,讓我總能學習到新的東西。所以,我想對年輕一代說, “保持你的好奇心”。當你年輕的時候,最好學習你感興趣的外語。我應該早點開始學習中文,因為現在開始學習中文,我的進步速度比我二十多歲時要慢得多。

當然,還要試著去理解來自不同地方的人們的理念、思想和價值觀,特別是在外交談判的時候。很多情況下我們的觀念存在很大的差異。例如,我曾經作為日本代表團團長帶領日本代表參與日中海洋磋商談判,在一些問題上不同國家不同政府的觀點會有分歧,但我仍努力去做,盡可能克服分歧而去增進溝通。

RCEP提出超越WTO新規則

中國發展觀察:2019年對中日兩國都是重要的一年。日本德仁天皇于2019年5月1日繼位,“令和” 時代正式起航。2019年也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在2019年6月29日閉幕的二十國集團(G20)大阪峰會上,中日就推動兩國關系進一步改善發展達成十點共識。 兩國關系站在新的歷史起點,面臨向更高階段發展的歷史機遇。對于中日未來關系的發展,您是如何看待的? 

四方敬之:我在北京的兩年間,一直在為構建良好的兩國關系努力工作,也親歷了兩國關系的重要時刻。比如為2018年5月李克強總理訪問日本做準備。李克強總理不僅訪問了東京,還訪問了北海道。這次訪問有效地促進了兩國關系。日本首相安倍也于2018年10月來到北京。2019年G20大阪峰會,習近平主席首次以中國國家主席的身份來到日本,我們非常重視這次訪問。很高興看到日中兩國對于2020 年春季習主席能夠訪問日本原則上達成了一致。

中國發展觀察:在2019年4月14日結束的第五次中日經濟高層對話中,中日雙方達成了10項共識。值得注意的是,共識將“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的談判放在了重要位置,提出要“共同推進年內結束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談判,推動中日韓自貿區談判盡快取得實質進展”。您如何看待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和中日韓自貿區,目前是否有新的進展?

四方敬之: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RCEP)包括東盟、日本、中國、韓國、印度、澳大利亞和新西蘭(“10+6”)。因此,一共有16 個國家進行談判。我們希望到2019 年年底,在談判達成這項重大協議時,我們各成員國能夠在規則上達成一致。它所涵蓋的區域占全球一半以上的人口。我也知道還有些問題仍需解決方能達成一致,但如果RCEP成功,這將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協議。

在協商一些面向未來的協議時,每個國家都有一些敏感領域, 最終需要作出妥協。RCEP所涉及的內容比WTO標準更高,提出了一些超越WTO的新規則,是因為我們正在談判一些WTO的例外規則,而且這是自由貿易協定。

我們希望中國在達成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及中日韓自由貿易協定方面發揮主導作用。我們期待中日韓自貿協定可以成為更高水平、“RCEP+”。

我們非常關注中國在這方面進行的改革。例如,中國已經通過《外商投資法》。中國政府的立場是進一步開放市場,對此我們深受鼓舞。目前,日本商界人士仍不清楚該法的一些具體實施細則。因此,中國還需要制定具體細則,以便今年年底前,《外商投資法》得以實施。

中日開展第三方市場合作

中國發展觀察:在不久前落幕的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日本也派了高級別代表團來華參加。您認為這是一個新機會嗎?

四方敬之:從日本的角度來看,我們認為“一帶一路”倡議是中國一直在積極推動的倡議。安倍首相提到,我們認為這是能夠聯結各地區的、具有潛力的構想。另外,日中兩國簽署了《關于中日第三方市場合作的備忘錄》。我們希望在兩國之間開展合作的時候,開放性、透明度、經濟效率和對受援國的財政可持續性方面的要求可以得到滿足。我們正在研究具體的項目。日本和中國的機構及私營公司已經簽署了52項備忘錄。

中國發展觀察:您剛剛提到了第三方市場合作,這也是國際產能合作的新形式。《關于中日第三方市場合作的備忘錄》已于2018年5月簽署,第一屆中日第三方市場合作論壇于2018年10月26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成功舉行,中日兩國在第三方合作方面簽署了52項合作協議。請問您如何看待第三方合作,目前兩國間的第三方合作有什么新的進展? 

四方敬之:第三方市場合作相關事宜是由日中兩國政府的相關部委和機構在進行溝通,當然也包括兩國企業。例如,私營部門對可能將要在泰國,特別是泰國“東部經濟走廊(EEC)”進行的合作非常感興趣。如果條件符合各方的利益,這將是一個第三方市場合作的典范。

我們也面臨一些挑戰,這與日本的OECD(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簡稱“經合組織”)成員國身份息息相關。根據經合組織的規定,日本政府受到其發展援助委員會(DAC)指導方針的約束。因此,當我們在談論國際標準時,其中也包括一些經合組織的規則。中國不是經合組織的成員國,但中國正在成為國際發展領域中一個越來越重要的參與者。

我認為中國政府已經開始重視國際標準問題,并在此方面取得了很大進展。習近平主席在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表示,中國尊重國際標準。因此,我們期待在第三方市場合作的框架下進行更加深入具體的合作,樹立合作典型案例。這需要靠兩國政府和企業之間更加緊密的合作來實現。

放寬對華大學生簽證: 從“75”到“1243” 

中國發展觀察:中日兩國的交流史可追溯到兩千多年前,2019年更是中日青少年交流促進年。公使先生,您一直以來十分注重中日兩國之間的文化交流,未來又將采取怎樣的具體措施繼續促進兩國人民之間的溝通和了解呢? 

四方敬之:安倍首相2018年10 月訪問中國時,日中兩國簽署了關于加強日中青少年交流的備忘錄, 并將2019年作為日中青少年交流促進年,同意在未來五年安排3萬名青少年實現交流互訪。這實際上是促進日中青少年交流的具體方案。

與此同時,日本政府一直在簡化對中國游客的簽證申請程序, 特別是對中國大學生。在中國高校的幫助下,我們簡化了對75所中國高校學生的簽證申請流程。2019年我們進一步放寬對華大學生的簽證程序,由75所大學擴展到1243所大學,這樣越來越多的中國大學生能夠很容易去日本交流。此外,我們還將從2020年4月起引入簽證在線申請系統。

2020年我們將舉辦東京奧運會和殘奧會。北京將在2022年舉辦冬季奧運會。緊接著2025年大阪也將舉辦世界博覽會。我們認為這些場合是兩國年輕人相互訪問、互相交流的重要時機。

中國發展觀察:中日之間的旅游業也在蓬勃發展。您認為未來是否有相應的措施進一步促進兩國的旅游業發展? 

四方敬之:我們希望為中國人介紹更加多元化的日本社會,雖然與中國相比,日本的地理面積相當小,但我們對中國游客提供了很多方面的服務。我們希望進一步努力向中國游客提供相關的信息,不論是熱門景點、獨特的美食、日本文化或是其他現代化的方面。

另一方面是推動日中兩國校際交流,特別是高中學生之間的校際交流。很多日本中學生或初中生都曾出國游學。例如,在過去很多日本高中生到中國學習中國文化,了解中國社會。我們希望兩國政府關注青少年一代,讓更多的中國中學生到日本的學校進行訪問,與日本中學生進行交流。 

日本非常關注中美貿易談判

中國發展觀察: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之后,美國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TPP)。現在包括日本在內的一些國家仍在努力維護TPP,并繼續推進新的自由貿易協定“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CPTPP)。2018年12月30日,該協定已正式生效。您覺得這會對亞太地區特別是對日本有何影響?

四方敬之:日本是在較晚的階段才參與《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TPP)談判,因此我們是加入TPP談判的后來者。但當我們看到美國政府決定退出TPP時,我們希望這一協定能夠得以保留。為了保留這一協定,我們需要對一些條款進行談判,最終11個成員國同意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CPTPP,或稱TPP11國)。我們認為這是亞太地區全新的、領先的貿易協定。《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也為其他愿意加入其中的國家或地區提供了加入條款。泰國、印度尼西亞、哥倫比亞和英國等國對CPTPP表示出特別的興趣。日本對此由衷地歡迎。 

中國發展觀察:公使先生,您是哈佛大學的畢業生。哈佛大學著名教授約瑟夫·奈曾寫過一本書, 名為《美國世紀結束了嗎》。您作為外交官,我想請教您如何看待這一話題,美國的世紀結束了嗎? 

四方敬之:雖然我沒有看過這本書,但我想約瑟夫·奈教授并不認為美國的世紀已經結束。你的問題讓我想起了他另一部著作《美國注定領導世界?—美國權力性質的變遷》,我想他對美國抱以樂觀的態度。同時,中國和美國都是日本主要的貿易伙伴,我們非常關注中美貿易談判,我希望談判能最終有一些結論。如果貿易摩擦進一步加劇,不僅中國和美國,日本等世界上其他國家也將會受到影響。因此,我們希望中美之間能夠進行有效的談判。

對于美國的未來,我的觀點是美國在兩個政黨制度間進行歷史循環,當美國總統的黨派發生變化時,美國的外交政策或國內政策通常會發生變化。我認為美國的未來還有巨大的發展潛力。不可低估美國的實力,包括它的軟實力。

中國發展觀察:公使先生,在采訪結束之前,您還有什么要補充的嗎?

四方敬之:我想補充兩點。一是關于“一帶一路”倡議。安倍首相一直在研究有關自由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構想,其中也包括促進聯接,特別是通過海洋與其他國家或區域進行連通。因此,我們兩國政府想出了第三方合作的框架,但首先是日本企業和中國企業要通力合作。實際上我認為日中兩國企業間已經進行了大量的商務合作。這是日本和中國企業在第三國進行合作的基礎。

第二點是自由貿易協定,這也與中美貿易談判有關。中國政府已經做好了進一步改革開放的準備, 這不僅與中美貿易談判有關,也與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RCEP)和中日韓自由貿易協定談判有關。

改革并非易事,開放市場也并不容易。日本在就一些貿易協定進行談判時也面臨過挑戰,但如果我們成功達成高水平自由貿易協定, 這將有利于所有涉及談判的國家。自貿協定也致力于推動互聯互通, 因此會引入有效的供應鏈,并會產生正面積極的影響。降低關稅既會帶來良好的影響,也會提升參與國的國際產業競爭力。

中國發展觀察:如果有一天您離開北京,您如何與日本的同事、美國的同事甚至全世界其他國家的人們分享您對北京以及中國的真實感受? 

四方敬之:我曾到訪過中國很多大城市,中國城市的經濟發展水平給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中國有很多城市,不僅只有北京或者上海發展起來了。中國幅員遼闊, 是個多元的國家,所以要理解整個中國的情況并不容易。

中國所面臨的挑戰是基于新時代經濟轉型背景下,而日本也曾經經歷過類似的挑戰。例如,在上世紀80年代,我們將日本國有鐵道私有化,轉為區域性的民營公司。當時這是一家壟斷性的國有企業,正在經歷巨額赤字,服務也不盡如人意。在國鐵分割民營化后, 他們開始競爭,我們也已看到了顯著的進步。另一個案例是電信公司。我們基本上將日本電報電話公司(NTT)私有化,并允許市場上新企業加入進來。改革有很多種途徑,當然在改革過程中,你會聽到很多反對和異議,但改革成功,將對國家有利。

中國發展觀察:公使先生,我們的主管單位國務院研究發展中心是中國很有影響力的國家級智庫。您認為智庫在國家決策中扮演了什么樣的角色? 

四方敬之:我認為智庫在當今世界中的作用非常重要,尤其是面對更加復雜的公共政策問題。政府傾向復合型的思考方式,總是需要在公共政策選擇上產生新的觀點。智庫可以在產生新公共政策思想方面發揮重要作用。對于一個成功的智庫而言,允許自由討論,兼收并蓄不同觀點非常重要。根據不同的聲音進行分析提出議案,由政策制定者進行決定。我認為智庫可以發揮更加重要的角色。

作者系《中國發展觀察》雜志編委、國研智庫副總裁,著有《新秩序: 各國大使眼中的“一帶一路”》

評論被關閉。

彩票湖南快乐十分logo